大海,所谓冰山一角。——剧情分析

一只都觉得大海有一个很庞大的世界观,总觉得这个世界里有太多东西是被含蓄的表达出来的,而不是通过主线剧情,主线剧情大概真的只是冰山一角,一个表面的,感情色彩浓郁的故事。二刷发现故事里有很多线索比如说老年椿的叙述。下面是一些个人分析,感觉导演说了大海是一个神话寓言故事之后又会被喷是炒作,但细细想来这可能真的是一个寓言故事。
下面分割线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人间之后,鲲不会记得其他人的一切。椿呢,失去了法力,应该也不会记得了吧,所以或许实际上椿和鲲都忘记了在大海下的天空下所发生的一切,他们都会忘记曾经有那样的爷爷奶奶,曾经有一个用生命守护他们的少年。

椿曾经是其他人,或许这是她有一些记忆有一些关于大鱼的梦的原因。就像开头年老的椿说,我多少次告诉人们他们都不相信,但是每一次做梦,都会有一群大鱼入梦。

“我记得他的样子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”
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再认出彼此。”

看似在这里椿是记得一切的,但是…这里的再次认出,又是否是指曾经的少年认出了曾经的海豚,曾经的海豚认出了曾经的少年呢?只是那七天,只有那七天的记忆,“我们是谁?我们从哪里来?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。"但是椿关心,因为再次来到人间,她只有那七天的记忆,她是谁,她从哪里来,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。因为她只是一个和这里的一个少年一起被冲到沙滩上的一个女孩子。

最后一幕椿见到鲲的时候,鲲的表情是非常迷茫的,椿的表情是似曾相识的,也仅仅是模糊的似曾相识。

每个人都是一条大鱼,也只是大鱼入梦。

人老了,会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,就像前世的记忆。椿说:人们说我老糊涂了。也就是椿在年轻的时候,并没有说过,每个人都是一条大鱼的话。那么这样的记忆,就很有可能仅仅来自于大脑中最模糊的部分,和每一个梦。

在老年椿的叙述中,从未出现过“鲲”这个名字。在寻找鲲的灵魂的时候她说“我记得他的样子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”在梦里,或者说在其他人的世界时,椿不知道鲲的名字,只记得他的样子,他头上的疤。在最后一幕重逢的时候,椿隐约记得鲲的样子,但是她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她曾经为他起的名字是鲲,当然也不记得曾经那个背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”的少年。

结局是这样一个重逢。两个人不着衣物,或者说两个生命不着衣物,一无所有,是一个纯粹的开始。没有过去的开始。

是重逢,也是初遇。

就像我们在生命中遇到每一个人,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,你会觉得特别熟悉,好想我记得他的样子。我们把这成为缘分,我们不知道缘分背后的故事,我们不知道在与每一个人相遇之前,我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,是深爱,是仇恨,是守护,还是抛弃。

我们的世界是从那样的初遇开始的。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人知道初遇之前的故事,就像椿和鲲也并不知情一样。

一切都是一个开始。
或者说,一切都是一个重新开始。

最后老年椿说的,你不妨爱一个人,攀一座山,追一个梦。也可能只是一个老年人在年迈之时的感慨,一个在开始之后的感慨。而不一定是对故事的总结。或者说就我个人观点,这完全不是对故事的总结。

所以说,老年椿,和少年椿,是一个人,也不是一个人。老年椿是人类,少年椿是其他人,少年椿不知道老年椿的样子,老年椿没有少年椿的记忆。只是总有那样的大鱼入梦,总有那样一个世界似乎隐隐约约的存在着。我们眼前的故事或许并不是老年椿的回忆录,或许是她的梦,又或许是她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记忆和梦境背后,真实的世界和故事。

最后心疼一下湫,湫哥哥或许是唯一一个记得一切,选择或是被选择背负一切的其他人。但我觉得如果一切重来,湫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,包括以命换命,包括被守护的人爱的人忘记,包括再次背负所有的记忆,包括最后承担两个世界。

所以我想,这或许就是导演说的,所谓冰山一角,这个关于成长和守护的故事,这个主线剧情,也只是大鱼海棠的冰山一角。背后是什么呢,或许是轮回。

仅个人观点。
以上。
以下分割线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也算是第一篇影评吧。感觉除了这条线还有很多的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3 )

© 月鲲 | Powered by LOFTER